我感觉情感就像是动物一样。有些情感给人感觉像狗或者鸡:吵吵闹闹的动物为了融入人类社会与人类沟通。喜悦、愤怒、兴奋就是这一类情感。一些其他情感在白天则很难让人察觉,就像夜晚的鸟或者那种小型的啮齿动物。这些情感就是孤独、忧郁、幻觉…就是一些你很难用词语去定义的情感。就像你不知道一些很罕见的鸟的名字一样。

来自中国的摄影师时晓凡好像拥有一种天赋,这种天赋让他能够捕捉到那些极为隐晦的情绪。他拍摄的照片就像一个完整又美丽的国度,在这个生态系统中,你能够观察到人类那些难以察觉的无声的情绪。

你可能会认为这些照片都属于“永恒构图”,毕竟时晓凡所有的作品都是看似日常的场景和人物。“我越来越认为真正的摄影就是源于真实世界的,而不是来自于想象。从某种层面来说,这和艺术史一样的。从艺术作品中能够唤醒那些逝去的记忆,这些作品都反映一些原本的、生理上的东西。”时晓凡如是说。

记忆是这些照片的主题。时晓凡说他的作品是在尝试“寻找能够唤醒记忆的现实世界中的线索。”虽然时晓凡的原本意图是达到一个高于大众的个人经验的精神层面。对于观看者来说,这些照片能够让人感觉到进入一个世界。“我希望照片中的空间、色彩和光线可以帮助观者回想起他们已经遗忘的记忆。”时晓凡通过照片描绘的自己的往事其实也是大家普遍经历过的往事。

从很多层面来讲,这些照片都让人感觉到了Edward Hopper的摄影作品中的抑郁和性感。光线的塑造、空间的构成、孤独的事物、电影般的画面魅力,这些元素不仅充斥在Hopper的照片中,也同样出现在时晓凡的照片中。

光线是时晓凡的作品的构图的关键。“我特别爱将冷色的光源和暖色的光源混合使用,”时晓凡说道,“每种光源都有它自己的特征,因此它们能够从不同的方向来刺激观看者。”
大多数时晓凡的照片都是在夜晚即将来临的时候拍摄的。“我个人很喜欢黄昏时候的光线。当冷色的天光和人造的暖色的光线完美的融合的时候,对我来说,这是最美丽的光线。从情绪上来说,黄昏是人们开始回家的时间,这个时间点是一天中情绪的转折点。”时晓凡说如是。

有时,时晓凡的构图是非常的干净,感觉画面就像是从世间中提炼出的一般。“我认为终极的美学就是抽象和简洁,”他解释说,“就是仿佛在猝死前的某种接近一个人的一生的一种视觉记忆,就像是结冰的寒冬会被视觉语言淬炼成蓝色一样。”

“我觉得真正的摄影更加接近文学或者哲学。摄影中的寓意会让它们超越视觉,让摄影成为一种纯艺术。”如果你因为这些照片有所沉思,你就能够体会到这样的观点。实际上,我感觉到最后的这个观点是一个对于时晓凡来说很不错的摄影主题。因为如果你一直乘坐在这篇文章的思考的列车中,你就会感受到这就像某种他所追寻的动物一样。

此篇聚焦在时晓凡的个人摄影作品的文章是由沪艺术提供给我们的。同时,时晓凡还是一位导演和同著名奢侈品牌长期合作的商业摄影师。他在这些项目中的作品同样杰出。